漢能 (566) 半日市值蒸發千四億將成經典案例|許文昌

承接美國掛牌同業英利(YGE)在昨晚財困大挫36.9%,香港掛牌、聞名中外的超級太陽能股漢能(566)今早平開之後,隨即滑落,以10億元成交直插46.9%,10時40分終於緊急停牌,報3.91元,一小時即失去近半即達830億元市值,令我輩見之甚為驚歎,必成香港金融市場一件盛事。

英利綠色本能為繼漢能之後,為中國以至世界第二大太陽能生產商,近期它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的一份報告中就其自身「持續經營」有「實質性懷疑」,其債務高企、連年虧損、無力籌資和其他行業風險,加之貿易爭端均意味其前景不明。而近年經典內地違約企業上海超日和保定天威,本身也是太陽能企業。

不過漢能並不涉及高負債問題,根據2014年底年報,借貸比率近乎零,而且毛利率高企超過57%,盈利增長64%,股本回報率更達16.4%,凡此種種其表現都遠勝其他太陽能同業。然而該股被外界質疑的致命問題在於,其大部份收入和業務均倚重主席李河君的旗艦漢能集團的關連交易。

翻查外資報告,今年以來只有法國巴黎銀行(BNP)有正式覆蓋漢能,3月中旬的報告標題為「簡單,太貴」,直指其目標價只值1.65元,連被中信證券(6030)買斷的里昂證券(CLSA)分析員去年底也只認為其合理值僅470-620億元,故此據聞有不少外資基金參與沽空該股,但強勁走勢逼使它們錄得虧損甚至被逼平倉。

《壹周刊》、《金融時報》近月相信是引用同一來源的機構投資者資料,分析過去兩年漢能的股價,兩年間足足漲了十倍,但如果計算每天只交易到離收市25分鐘,漢能股價是跌了13%。而計算每天只交易到離收市五分鐘,漢能股價則漲116,以此反映漢能的股價,是在收市前最後五分鐘被推上。

對此身為政協的主席李河君在接受官方新華社採訪時,再次否認外界對其公司控股股東操縱股價的質疑,並稱交易數據證實上市公司股價尾市拉升只發生在極少數時候,又指全世界對薄膜太陽能發電了解有限,因此母公司正在像父母扶持孩子一樣扶持上市公司成長,又稱「交易都是香港聯交所批准的,沒有問題。」

4月下旬,漢能股價再次異動抽升,財經外電權威《彭博》引述消息人士聲稱,中國外匯管理局的投資公司中國華安投資(SAFE Investment)近日已購入漢能(566)數億股,涉數十億元,但持股量低於5%,故未有披露,而《彭博》稱外管局未有評論消息。之前有關消息已經在內地傳媒廣泛流傳。

然而外管局的SAFE向以投資外國不動產、債券和股票為主,投資港股主要股權的申報在2010年以後未有見過,且其低透明度,一向不評論轄下投資,而這個消息在一周之前已在內地流傳,但沒引起注意,而彭博竟然報導並稱漢能可能入圍恒指的揣測,實際達致淡化同期《第一財經日報》負面報導的效果。

內地《一財》發出重磅報導,聲稱走訪漢能母公司,發現其大部分基地建設進度緩慢,部分廠房無法如期建成,甚至停工。 該報更揭發,漢能控股及李河君本人,不斷通過銀行、信託、民間借貸等進行大額融資,但資金去向不明,且漢能去年底向民生、五礦信託及P2P平臺「愛投資」貸款合共數十億人民幣。

根據相關報導,漢能市值谷至最高2170億元對主席李河君財政已帶來沉重負擔,當然喜訊是其在3月被納入新華富時指數,中國華安投資或被動地跟蹤指數而買入,彭博竟然相對正面報導,一度令漢能重受注目。不過近日漢能卻爆冷不能像蒙古能源(276)一樣被納入MSCI中國指數,可能成為其最後一根稻草。

如果翻查外管局的外匯投資公司的確被視為主權基金,但除非重倉否則外界不可能得知,所以消息應是有心人放風,不過關鍵是市場原來揣測漢能太陽能有機會納入MSCI中國指數的期望落空。2008當年蒙古能源就曾破天荒達致千億市值,繼而入圍MSCI中國指數,逼令大量指數基金被動接貨。

滬港通開通以來,漢能長年為港股通活躍股份首位,內地投資討論區狂熱投資者眾,與外資對其長年的冷淡成為鮮明對比,今早漢能股價更於其召開股東大會的同時,在主席李河君缺席,同業英利近日腰斬之下急跌,一切多麼巧合,漢能這個案例,未來必定會成為本港投資市場值得一讀再讀的經典。

作者為資深財經評論員兼節目主持,並策劃《港股通鑑:50精選股與組合》

漢能夾死外資後 毋須再頂價    2015年5月21日

【明報專訊】那天同一名財技很高的高手去吃飯,說起他有一家公司,正在啤殼上市。我聽了他所說的基本因素,很奇怪地去問他﹕「你隻股票明明可以上到主板,為什麼要自降身價,去上創仔呢?」

他說﹕「上創仔比上主板容易好多,梗係先上創仔,再轉主板啦,再講,上市主要是為了賺隻殼,股票集資,集得幾多錢?不如先上創仔,然後過咗一年,就炒轉主板概念,賺多一筆仲好啦。

我恍然大悟﹕「又係喎,一隻主板殼上市,咪幾億市值貨仔?但是炒轉主板,卻隨時可以炒到十幾億市值,而且又沒有了禁售期,沽幾多都得。

他說﹕「這叫做一雞兩味,一魚兩吃,識玩嘅,梗係先上創仔,再轉主板,連渣都食埋啦。

「國家行為」 死得更慘

昨天,看到漢能薄膜發電(0566)暴跌,朋友來電同我討論,說﹕「你又話是國家行為,點解會大跌嘅?」

我回答說﹕「要頂住個股價咁高,你估唔使成本咩!當啲外國沽空機構全部平倉打靶,死晒之後,隻股票梗係會放番落嚟啦!因為都無對手可以贏佢哋錢了,使乜再花錢去亂頂啫,記得當年炒港股直通車,一口氣炒上三萬二點,將班外國大鱷全部挾死晒之後,阿爺咪放軟手腳,直通車取消,港股跌咗三分之二,所以說,如果是國家行為,可以死得更慘。」

其實條數好簡單,股價夾到天高,根本沒有人買這股票,唯一的利潤,是來自夾空倉。所以,這結果一是自己頂不住股價,股價急跌,沽空者贏了大錢,一是當空倉夾完了,沽家投降了,買番轉頭平倉了。但以上兩者,結局都是股價大跌,無一例外。

[周顯 投資二三事]

Advertisements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