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民幣宜續與美元掛鈎

近日由於G20峰會召開在即,美國又就人民幣問題施壓,財長在國會聽證會上發難,議員亦重提制裁方案,並稱「耐性」已消失。四月中美國曾想就此問題硬碰卻終「縮沙」,暫不宣布中國為匯率操縱國。但這不可能無限期拖延,故遲早要來一個了斷,事態如何發展確值得關注。

短期內只能掛美元

日前人行忽然重申既定的匯率政策,即推進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,並增強匯率彈性,引來了歐美的歡迎及市場的瘋狂炒作。實際上至少在近期內中國並無選擇,必要讓人民幣與美元繼續掛鈎:在歐元貶值及工資大升下,若升值出口企業受不了,但如貶值則會引起國際間的巨大反響,故只能以不變應萬變,一面頂住升值壓力,一面抗拒貶值誘惑。

更重要的是從理論層面來找尋出路。現時主流思維是要增加匯率彈性,但這必須在匯率機制抉擇的基礎上來理解,否則意義不大:

(一)在浮動匯率下匯率波動大,故可說彈性強。

(二)在固定匯率下匯率只能是窄幅波動彈性有限,如目前人民幣便是如此。

(三)在一籃子掛鈎下有效匯率相對穩定,匯率只能是以此為基準的窄幅波動,彈性亦有限。到時人民幣兌美元等匯率的較大波幅並非彈性,而只是跟隨其他貨幣而變動。

在匯率機制方面,中國已選擇了參考一籃子貨幣的有管理浮動模式。當然這也甚具中國特色,透明度低且其實踐也有高度彈性:如由2005中至2008中的三年間實行的爬行升值,「浮動」即是爬行,如何參考一籃子則天曉得。從長遠看,某種形式的一籃子掛鈎無疑是個較好選擇,因這能更全面地反映中國對外經貿關係的日趨多元化與全球化,但在目前卻無必要急於與美元脫鈎而轉制,原因包括:

(一)歐債危機下匯率波動增加,故非轉制好時機。

(二)歐盟雖是最大出口市場,但中國外貿仍多以美元結算。

(三)國際熱錢充斥且喜炒作人民幣升值,更具「彈性」的匯率必招惹更多投機。

(四)與美元掛鈎有助人民幣國際化:至少在匯率上易於取得交易對手或投資者信心。兌美元在升值中的人民幣很難被接納為結算貨幣。

(五)目前人民幣與美元掛鈎可減少國際貨幣風險,有利於穩定全球市場及經濟。

匯率改制時機未到

因此,中國匯率轉向一籃子掛鈎要等待較成熟的條件,包括:

(一)歐元區漸趨穩定。

(二)國際上對強化監管熱錢大規模跨境流動有共識,和對建設較穩定的匯率體系能定出方案。

(三)東亞地區在貨幣及穩定匯率波動等方向的合作有更多進展,建立起維持區內貨幣相對穩定的初步能力。由上述可見一籃子機制只能是長遠目標。

Advertisements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